主页 > 前沿网络 >国际揪税绝招尽出,富人急觅脱身术

国际揪税绝招尽出,富人急觅脱身术

国际揪税绝招尽出,富人急觅脱身术

国际间签订交换金融资料的新规定后,逃税人势必愈发难以遁形;但投资人如今纷以买进贵重资产来避税,揪查逃税的办法能奏效吗?

巴哈马一处滨海胜地又盖起一栋集合住宅,不过它的主要卖点不是观海美景和白色沙滩,它是一种另类「财务保密措施」,要让投资人在国际查税风潮下躲过一劫。

住宅开发商金塞尔(Jason Kinsale)说,他三分之二的顾客,尤其是欧洲和加拿大的顾客都被居留权吸引,因为买主可以告诉银行他们是巴哈马的付税居民。金塞尔说:「这是一项大诱因,因为没有人愿意向自己的政府缴税。」

美国肥咖条款开了第一枪

巴哈马金融服务部前部长宾德(Ryan Pinder)说,政府要把巴哈马「建设成加勒比海的摩纳哥」。今年夏天,他在国会备询时表示,在全球查缉逃漏税、巴哈马传统的离岸金融服务业务了无生气的情形下,巴哈马政府提供富人缴税居留权,可以为经济创造一条生路。

不过,财产申报透明化行动铺天盖地,投资人想要找隐祕处藏身,可能要感叹时不我与。今年底以前,从阿尔巴尼亚到万那杜,全球各国政府都须指示境内的金融服务公司,蒐集银行海外客户的存款余额、利息、红利与保险产品的所得。

9 月起,这些数据就要从全球各地回传到投资人自己国家的税务主管当局手中,可能进而启动调查。这项全球性的行动,已经迫使数十个避税天堂纷纷扬弃保护客户隐私的长期承诺;繁荣建立在客户祕密财富上的小国、岛国、大公国全都被迫公开。

第一枪是美国开的。美国 2010 年制定《美国海外帐户税收遵从法》(FATCA,俗称「肥咖条款」),强迫外国银行开始交出客户个资,否则要面对 30% 税金。从中国到库克群岛等一百多国相继实施,承诺根据「共同申报準则 」(CRS)进行银行资讯交换。

在 FATCA 与 CRS 之下,财务资讯自动转递,比以前的各种透明化又往前一步。以往,调查人员向外国政府索取缴税资讯必须有充分理由,追税、查税有如税务当局与逃税者在玩猫捉老鼠;最新的揪税招数被讚是一项大突破,然美国制度的与众不同,削弱了效力。

估计约 10 兆美元(约 320 兆元台币)留在境外,这些钱将因透明化行动而受重大冲击。以往的祕密存款天堂如瑞士、巴拿马等都向国际压力屈服,成亿上兆美元的钱正在到处流窜,希望找到相对安全的避风港。

今年 5 月,巴哈马中央银行透露,来自全球税务透明行动的压力,造成财富管理「从离岸到上岸」的策略性大转移。波士顿顾问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也引用数据证明:已开发国家投资人持有的境外财富在 15 年下降 3%。

财富管理从离岸转向上岸

境外财富大部分已透过税务特赦回笼;从印尼、义大利、法国和斐济等,各国政府至少捞回 550 亿欧元(约 1.9 兆元台币)。法国 2013 年发起的「自首计画」,就从 1 万 9 千名纳税人手中搬回约 63 亿欧元(约 2,100 亿元台币)。

因为担心被揪出,数百万人已出面自首,但并非人人準备如此。就取消银行保密向列支敦斯登政府提供法律谘询的税务律师马科维奇(Philip Marcovici)说,有一些人担心资讯落入贪官或不法之徒手中,进而造成绑票、勒索或身分被盗用,迟迟不愿出面。

但「巴拿马文件」曝光显示强化透明化的必要性,法国因此公开信託登记,不过这项决定在一名 89 岁的美国女士出面挑战后随即中止,法官裁定公开行动可能让她的财产受益人身分曝光。

英国属地泽西前司法高层夏普(Howard Sharp)认为,还有更多司法挑战,其中一个理由是:自动资讯交换涉及「大量搜罗数据,未经任何实际筛检便提供给广泛的公家机关」。

而投资人忙着找寻其他规避之道。美国国税局前资深干员万德桑(Arthur VanDesande)说,投资人不愿持有现金,转而买进与储藏昂贵的资产如艺术品和钻石,部分原因是利率低,同时要规避查税。他指出:「很多人甘愿冒险买进数百万美元的钻石,然后放进保险箱;大件物品则放进大城市里的超级保险库房中。」

投资方式较传统的人也有法律漏洞可钻。国际税务律师柯陶祥努(Peter Cotorceanu)表示,他是「资讯交换规避专家」,他形容自己的工作为「三度空间西洋棋」,设计出一套可以规避 FATCA、CRS 和规避企业或信託最高负责人曝光的架构。

钻法律漏洞逃税愈来愈难

他表示,规避的程度要看客户是不是美国公民;如果是美国公民,就受 FATCA 的约束。他说:「要规避 FATCA 几乎不可能,但规避 CRS 就可想办法。」理由很简单,CRS 的网络有很多鸿沟,至少一开始是;各国须达数据保护的特定标準,有部分则施加额外障碍,让获取资讯的国家受限。

例如,瑞士根据对方提供纳税人「充分正规化之程度」来选择交换资讯的伙伴,「充分正规化之程度」是指对公开未申报的帐户从宽处理,而且交涉对方愿意讨论其金融服务市场的开放性。加州柏克莱大学经济学家祖克曼(Gabriel Zucman)说,这些鸿沟对新兴国家影响很大,特别是非洲,他估计非洲财富在境外的比率达 30%。

设在阿根廷的税金正义网(Tax Justice Network)法律顾问诺伯尔(Andres Knobel)说,开发中国家比其他地方更需要税务透明化,但保证客户祕密却是租税天堂必备的条件;因此,他们虽得向美国和欧盟让步,却仍想为开发中国家的精英人士保密。

受 CRS 影响,欧洲地区已有脱身术出炉,有人正在研究如何利用不同办法回应美国的财资交流规定。美国南达科他州等提供的信託颇受欢迎,因为可以规避新的保密规定──只要任命一位在地的受託人与一位外籍保护人指挥受託人相机行事,信託就可以避开美国及国际法律的监督。

美国总统大选前,众人猜测如果是同意加入 CRS 的民主党主政,这些策略可能招致反效果;但是川普当选了,疑云一扫而空;若干专家甚至认为,川普政府可能取消共和党极力杯葛的 FATCA。

马科维奇说,美国在国际税法提供了一项「极大的」漏洞──FATCA 让美国政府可以取得美国公民海外帐户的广泛资讯,但美国提供其他国家的相对有限。无论如何,对想逃税的人来说,可以迴旋的空间是愈来愈窄;他说:「全球走向透明化的讯号已经很清楚,在对帐户保密办法最后喘息之际,要钻法律漏洞是铤而走险。」

政府取得的公民财产资讯愈来愈多,被揪税的危险已经罩顶。马科维奇指出:「政府当局会想去抓更多吗?答案是肯定的。民粹主义当道,他们知道的愈多就愈危险。」

政府能否对富人增税,要看富人透过移动财产来避税的难易度而定。经济合作暨开发组织(OECD)针对政府如何拟定税制所做的报告认为,财产资讯自动交换系统可望减低资金的流动性,政府向富人和资本利得课税会更加容易。

巴哈马用居留权吸引富人

不过制定 CRS 的 OECD 承认,对某些人来说,迁移,仍是一选项。只是要动也不单纯,愈来愈多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法国、荷兰和日本都课徵离境税,而有时要让原住地的主管当局相信,人真的已经迁移还不是那幺容易。

移民顾问公司恆理环球顾问公司董事长卡林(Christian Kalin)认为,税务资料自动交换将使移民人数增加;他说,未来不仅更透明,也会有更多移动。

一些以低税吸引富人居留的国家,并不坚持移民实际居留。其实有些政府正不动声色地用「不用实际居住」为宣传广告,做为规避 CRS 申报规定的诱因。然而,OECD 最高税务官员桑特曼斯(Pascal Saint-Amans)指出,马尔他、赛普勒斯与若干加勒比海国家的投资移民办法,不会影响财产透明化的行动。他说:「我们正在努力克服这个问题,它不会存在太久。」

马科维奇说:「在移民上作假起不了作用的。」他说:「很多人认为有权住在巴哈马就够了。这是不够的,你必须真的居住在那里。」

现在,担心财资、税务曝光的投资人面对一个艰难的决定,他指出:「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嘛就是照本国规定来,要嘛就是远走高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