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技节咨询 >在这一天,他们抛开匿名,亲自告诉你《秘密读者》搞什幺?

在这一天,他们抛开匿名,亲自告诉你《秘密读者》搞什幺?

在这一天,他们抛开匿名,亲自告诉你《秘密读者》搞什幺?

《秘密读者》一週年了,无论你之前是否看过这本杂誌,它都已用自己的步调创造了一个新的文学评论空间,有趣的是这本杂誌身,也成了被讨论的话题之一,究竟《秘密读者》的目标是什幺?他们一年内又完成了哪些事?匿名是否真的有其必要?且听他们自己娓娓道来。


《秘密读者》是什幺?创刊编委朱宥勋说,就是贯彻始终两件事:一是坚持匿名,要让不同于市面上的书评有机会被看到。二是使用电子书的型式,唯有如此,才能让字数不再成为限制。而为何有这样的坚持,《秘密读者》也有自己的一套观察……。


对身为前卫出版编辑并曾经负责《秘密读者》一期主编的郑清鸿来说,他关心的议题,是如何透过评论的引诱,产生更多文学产製的对话。
他观察,评论推荐化已经让过去文学评论具有的公共性不复存在,而评论的学院化不但让评论门槛提高,也间接使得纯文学与通俗文学的读者被划分开来。
透过《秘密读者》所创造的评论是个「引诱」,让文学再次成为媒介,使我们诚实面对生活。
PS. 秘密读者一年精选集即将出纸本喔!


文学的门外人究竟能不能参与评论?通俗、大众文学又是否有评论空间?
对不属于文学圈的蔡宜文来说,她希望提供的是通俗、大众文学的文本分析,并把产生这些文本的环境与社会,也一併纳入探讨之中。
有趣的是,她也发现,其实通俗文学评论文章时常出现在网路论坛,像言情小说的评论就非常精彩,这也让她思考或许不是评论没市场,而是没市场所以没评论。究竟是否如此,就听蔡宜文自己说吧!


台湾并不只有缺乏文学评论缺法,其实包括戏评艺评也都缺乏空间。以书评来看,许多作家的书评,都只侷限在个人内心感觉的分享,而不再提供文本的解析,而学术到民间的扩散环境也更较过去更严峻,让大家有印象的文学评论家,几乎都是资深前辈了。
印卡认为,《秘密读者》一年的主题企画,可为读者创造持续性阅读,可以告诉读者还有哪些可读,但诗歌与美学评论的缺乏,则事后续还需要继续开发的领域。


虽然有些出版社不喜欢看到负评,但朱宥勋提出了另一种不同的思考:他认为,无论正评、负评、没有评论,对销售的影响差异不过就是五十本。
印卡也补充,评论并不是影响销售的关键,而能否跟社会网路连结、滑进社会脉络里才是重点。至于目前的文学杂誌表现如何,朱宥勋也提供了他的意见……

《秘密读者》电子杂誌全收录

相关推荐